您现在的位置:文化渊源
李贽与商城

发表时间:2016-6-15 15:29:12

    李贽(1527—1602),字宏甫,号卓吾,别号温陵居士、龙湖叟等,福建泉州人。是我国明代中晚期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和史学家。他26岁考中举人,30岁开始做官,先后任过河南辉县教谕、南京国子监博士、北京国子监博士、礼部司务、南京刑部员外郎和郎中,51岁出任云南姚安知府。在知府任上,他关心民瘼,注重教化,“法令清简,不言而治”,受到僚属、士民的拥护。55岁毅然辞官,寓居湖北黄安、麻城,从事著作和讲学。李贽通过《焚书》、《续焚书》、《藏书》、《续藏书》、《李温陵集》等著作和对大量小说及戏曲的评点,猛烈抨击程朱理学,不“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冲击封建专制统治下禁锢人们思想的藩蓠;他追求思想自由,追求个性解放,以“穿衣吃饭,即是人伦物理”反对虚伪,反对道貌岸然的假道学。他一生频遭封建统治阶级的迫害,以至被明神宗朱翊钧以:“李贽敢倡乱道,惑世诬民”之罪下令逮捕。(1)“将头临白刃,一似斩春风。”在通州狱中,他以76岁的高龄夺刀自刎,以死警世。(2)四百年来,侠骨犹香,令世人崇敬。 
     1981年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和《人民日报》发表的《爱国主义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巨大精神力量》一文,把李贽列为中华民族杰出的历史人物之一;《红旗》杂志、中国历史博物馆联合编写的《中华英杰录》,李贽也被列为我国历史上83位英杰之一。这表明李贽在我国思想文化史上占有特殊地位。 
     顺治《商城县志》卷之八《寓贤》载:“李贽,号卓吾,福建温陵人。自建龙湖,与无念禅师为友,往来黄柏山中。及至商(城),绅士朝夕与言,殊问随答,常讲学花潭书院。”这段文字记载了李贽与无念为友,在麻城龙潭湖和商城黄柏山之间往来。李贽若到了商城县城则与崇拜者们朝夕相处,在花潭书院讲学论道的情景。世事沧桑,当年李贽在商城县城讲学的花潭书院早毁于明末兵燹,与之交往的“绅士”亦湮没无考,就连所遗花潭书院傍之池圹,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填土建成商场和民居了。由于明清统治者视李贽为“异端”,禁毁刊传其著述事迹,加之商城蕞尔小县,李贽在商城的行迹,史乘记载缺略,近年来一些专家对此虽有论及,亦有疏漏或不确之处。本文仅就李贽在商城的活动考而补之,并予简注,以备专家研究参考并请教正。
     一、李贽与商城人可称血缘乡亲
     李贽于明嘉靖六年(1527)出生福建泉州,泉州古称温陵,但他的祖根与多数闽人一样在河南光州固始。据张建业教授考证,李贽迁闽“一世祖林闾于元代末年挟资来泉州作生意,后落籍于泉州。”《清源林李宗谱》(光绪抄本残页)记载:“始祖讳闾,字君和,号睦斋公,原籍河南汝宁府光州固始县人。”1974年在李贽裔孙李爱好所居福建南安胭脂巷村发现一通《明故处士(李)章田暨配丁氏、媵张氏合墓志铭》载:“始祖君和公,元季入闽,居郡城(泉州),以林著姓。生二子,长景文公,次景顺公。景顺公于明永乐二十年(1422)籍南安邑,著姓曰李。”可见李贽的先世及其族人就有改姓之举,时有林李分派。李贽曾为泉州清源山麓迁闽始祖睦斋公墓撰书石联:“九世同坟,历代明禋光俎豆;一宗两姓,熙朝文物夸李林。”据《清源林李宗谱》卷四《恩纶志》载:“老长房李讳贽,原姓林,入泮学,册系林载贽,旋改李姓。”后因避明穆宗朱载垕讳,随叫李贽。李贽在《与焦弱候书》中谈到北宋郑一拂(郑侠)时说:“一拂与余,其先同为光州固始人氏,唐末随王审知入闽,遂为闽人,则余于先生为两地同乡。”。(3)商城县与固始县山水相连,宋至道三年(997)省入固始县为商城镇,自此固始县商城镇因延478年。明成化十一年(1475)析固始县西南乡复置商城县(4)至今。因此,商城人与李贽可称血缘乡亲。追溯其先祖林闾于元季迁徙闽南,200年后李贽避难商城黄柏山,踏歌汤泉池,商城人又以淳朴的乡情、亲情接待了这位杰出且落难的游子。
     二、研究李贽与商城离不开麻城,尤其是释无念和梅国祯
     嘉庆《商城县志》卷之一《地理志》援引《固始县志》:“灌水发源于商城大苏山,因产黄檗,一名黄檗山。高二十余里,上有田可耕,为商城西南巨峰。明僧无念创建法眼寺。距城一百四十里。”黄柏与黄檗,音义相同,后即从简书之。黄柏山,大别山主脊一脉,层峦叠嶂,千米以上高峰有九峰尖、大牛山、棋盘石、东峰尖等等,由西南蜿蜒东北,盘亘于豫鄂皖三省边界;灌河之源,《水经注》称之灌水者即此。
     黄柏山法眼寺有副楹联,“雾幛风光,烟火境邻湖北北;幢幡峻岭,云山静居汝南南”。黄柏山为豫鄂界山,因曰“湖北北”;商城明属汝宁府,治所汝南,故谓“汝南南”。这副楹联道出了黄柏山风光旖旎,地邻豫鄂的情状和地望。法眼寺开山祖师——无念禅师原为麻城龙潭湖芝佛院住持。万历九年(1581)李贽在云南辞官后,为摆脱封建势力的束缚与压迫,千里迢迢来到湖北黄安(今红安)天窝书院从事著述和讲学。不久就与标榜孔学正脉的道学官僚耿定向(5)(时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展开了论战。迫使李贽于万历十三年(1585)离黄安,徙麻城。先住维摩庵,后居龙潭湖芝佛院。“已,龙湖芝佛院僧无念名深有者,时时来问学。……遂至无念湖上,……净洁可居也”。(袁中道《代湖上疏》)李贽在《穷途说》中说:“住龙湖为龙湖长者,则深有僧(即无念禅师);近龙湖居而时时上龙湖作方外伴侣者,则杨定见(6)秀才;余赖二人,又得以不寂寞,虽不可以称相知,然不可以不称相爱矣。”(7)李贽与无念只是讲经参禅的朋友,不是反封建礼教反假道学的同志。约在万历十八年(1590)无念与李贽产生隔膜,无念经常游方不归。无念在《黄柏法眼寺记》中云:“然龙湖虽僻,卓吾先生乃宰官身,往来车辙日繁,僧之徒众无由自适,于是求居僻地,思入深山焉。”万历二十一年(1593)春夏间,无念入黄柏山结庐,创建法眼寺。(《黄柏山田粮定记碑》、袁宏道《黄柏创建法眼寺记》)法眼寺背依海拔1275.3米之黄柏山主峰东峰尖,群山环抱,溪流萦绕,古木梵宇错落其间。遥想当年黄柏山松涛阵阵,溪流潺潺;法眼寺钟鼓悠扬,法香远溢,香客游人络绎于途,宛如西天佛国。
     无念,法名深有,俗姓熊,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生于麻城县东山。幼失怙,十余岁削发为僧。遍参诸方,久之豁然大悟。始卓锡麻城龙潭湖芝佛院。万历九年得识李贽,执弟子礼。十六年李贽徙居芝佛院,朝夕问学,学道精进。常为李贽传送书札,因之结交焦竑、邹元标、陶望龄、袁宏道兄弟等当朝名流。二十一年(1593)入黄柏山创建法眼寺。二十八年(1600)李贽避难来黄柏山,无念不计前嫌,仍迎至法眼寺款待数月,并令高徒常庸服侍前往北通州,直至李贽“逮入司橐饘殓出表墓塔,庸实始终之。”(陈石泓《黄柏无念有和尚塔铭》)李贽去世多年后,无念致梅之焕信中还洋溢着对李贽的景仰之情:“李长者英敏过人,下笔无渗漏,识浪滔天。凡读其书信,无不受益。总是依通,不得圆通,皆执侠气不化,此乃真侠骨见解者所使的样子。”(麻城《梅氏族谱》卷三十三《中丞公遗稿》)无念原不识字,自参禅悟道后,“偈颂书札,口占如流”,著有《醒昏录》、《黄柏无念复问》刊行。天启七年(1627)圆寂,入《传灯录》,方外友梅之焕等为其在黄柏山建息影塔瘗藏舍利。(8)
     李贽流寓麻城16年,他弃官、弃家、弃发、非孔孟之道,批封建礼教,与女弟子书信论学,被视为“异端”;尤以“与耿天台(定向)往复书,累累万言,胥天下之伪学者,莫不胆张心动,恶其害己,于是咸以为妖为幻,噪而逐之。”(钱谦益《卓吾先生李贽》)李贽的这些惊世骇俗之举,引起了封建官僚和理学家们的极大恐慌,而且用手中的权势对李贽进行了种种迫害。万历二十八年(1600)秋,麻城封建卫道士们造出“异端惑世”、“僧尼宣淫”等谣言,再一次迫害李贽并诬梅国桢家声。湖广按察司佥事冯应京(9) “以幻语闻”,“毁龙湖寺,置诸从游者法”,(沈鈇《李卓吾传》)“逐其人,并撤其埋藏此一具老骨头之塔”。(马经伦《与当道书》)学友杨定见为李贽先行藏匿,然后避入商城县之黄柏山中。
     梅国祯(1542-1605),字客生(又作克生),号衡湘,湖北麻城人。万历十一年(1583)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总督宣府、大同、山西军务。在镇三年,平定西北叛乱。卒赠右都御史。著有《西征草》、《西征集》、《梅国祯集》。《明史》卷二三八有传。为李贽好友,曾撰《书卓吾和尚塔》、《答李卓吾书》、《黄柏纪略》并为《藏书》、《孙子参同》作序。李贽有《与梅衡湘》、《复梅客生》等书札,为《西征奏议》写跋,还有《偈二首答梅中丞》、《晓行逢征东将士却寄梅中丞》、《度桑间》等诗。国祯三女澹然以孀为尼,二女善因早寡信佛,皆师事李贽,书信问答。麻城地方官吏与流氓联手诬言借以逐李贽,诋毁梅家。
     三、李贽在商城的交游及所撰诗文
     初冬,老友僧无念迎李贽、杨定见至法眼寺暂住。陈石泓《黄柏无念有和尚塔铭》记其事:“卓吾先生果去龙湖,师(指无念)迎至黄柏,相聚数月。适马侍御至,始有通州之行。”时马经纶自北通州来楚向李贽问《易》,抵麻城,恰逢李贽遇难避居黄柏山,遂访之法眼寺。马经纶《与李麟野掌科转上萧司寇》“不佞冒雪三千里访之黄柏山中”。在山中他与李贽一起研习《周易》“辩惑解缚,闻所未闻,四十日间,受益无量。”(10)在山中,马经纶还有《初会卓吾先生》(11)诗:
     黄柏仙人去, 卓吾老子来。
     十年两奇士, 向此山之隈。(12)
     方隅讵能限, 山灵自招徕。
     我闻黄柏名, 未拔丹炉灰。
     我见卓吾面, 钟情怜我才。
     饮我琥珀酒, 酌以琉璃杯。
     连饮双玉壶, 好颜尽觉开。
     愧我尘俗者, 高贤相徘徊。
     安得双黄鹄, 翱翔飞蓬莱。
     马经纶(1562—1605),字主一,号诚所,祖籍凤阳霍邱,始祖宿,世官通州卫千户,故落籍顺天通州(今北京通县)人。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由知县入为御史。万历二十三年值兵部考选军务,神宗寻端罪南北言官,斥逐言官三十余人,马经纶“愤甚”,上疏抗旨,被削职为民。可见他敢于直言进谏,打抱不平的为人和品德。李贽好友。殁后,门人私谥闻道先生。著有《马公文集》。《明史》卷二三四有传。“侍御”是明代对御史的习惯称呼。
     斯时,李贽学生汪本钶亦来黄柏山中。(汪本钶《哭李卓吾先师告文》)
     汪本钶,字鼎甫,安徽新安人。他万历二十二年到龙湖拜李贽为师后,一直随侍李贽,到北京、南京、黄柏山、通州,直至李贽自决的前两天,才因故回乡。李贽殁后,他又搜集李贽遗文,辩别真伪,编纂刻印了《续焚书》、《说书》、《言善篇》等,为保存李贽的著作作出了贡献。他在《续刻李氏书序》中说:“钶从先生游九年所,朝夕左右未尝须臾离也。称事先生之久者无如钶,宜知先生之真者亦无如钶。”
     冬日,李贽在法眼寺写就《圣教小引》、《道教钞小引》,两文当是刘东星(13)《序言善篇》中所说的“见其《小引》三首”中的两首。
     岁暮除夕,商城张陶亭不畏风雪交加,山路崎岖上黄柏山拜访李贽,并画竹作诗以赠,其画其诗惜已无从查考。李贽即兴赋《张陶亭逼除(14)上山既还,写竹赠诗,故以酬之》(15)一首:
     我闻张陶亭,直似陶渊明(16)。
     渊明求为令,陶亭有宦情。(17)
     更有相似处,不醉吟不成。(18)
     一千五百年,相看两宿星。(19)
     俯视文与可(20),仰接颜真卿(21)。
     袜才萃于是,抱脚而长鸣。(22)
     柴桑饶古调(23),多艺羡陶亭。
     定有五男儿(24),贤于五柳生(25)。
     岁晚登黄山(26),言此是蓬瀛(27。
     我为何病来,君胡自商城?(28)
     惭非白莲社(29),误作《苦寒行》(30)。
     赠我七言古,写君雪里青。(31)
     古木倚孤竹,相将结岁盟。(32)
     张三并李四(33),既幸得同声(34)。
     老病一相怜,遂得附骥名。(35)
     张舜选,号陶亭,商城县人。万历选贡,隐居不仕。经史博通,学术渊邃,寄情松竹,游心诗赋。著有《四柏亭集》、《懒夫慵语集》、《燕子楼诗百篇》。与李卓吾、黄竹窗为友。(顺治《商城县志》卷八《隐逸》、又载《光州志》)
     马经纶亦有《张陶亭见过》,(36)诗曰:
     幽人耽野趣,黄柏寄高居。
     酣饮山隈久,长吟竹雨余。
     三千轻帝里,九万徙鲲鱼。
     秦楚探奇客,操觚赋子虚。
同后《酬张陶亭》诗中“黄柏多奇径,有泉清且沦……我来自燕市,君出商城滨”句,都可旁证李贽避难黄柏山并与张陶亭诗画酬答。
     万历二十九年(1601)春正月,李贽在山中写《释子须知序》,编成《言善篇》一书,四集凡六百篇。并将篇目及小引三首寄给河漕总督刘东星,请他为该书作序。是书始编于年前秋冬之际,书中收辑了儒、释、道三家“堪以劝戒”的一些诗文,故又名《卓吾老子三教妙述》,简称《三教妙述》。据刘东星《序言善篇》,因是“卓吾老子取其将死而言善也”之意,故取名《言善篇》。李贽在《释子须知序》中说明了选编这部分释家诗偈的动机与目的:
     余自出滇,即取道适楚,以楚之黄安有耿楚倥(37)、周友山二君聪明好学,可藉以夹持也。未逾三年而楚倥先生没,友山亦宦游中外去。余怅然无以为计,乃令人护送家眷回籍,散遣僮仆依亲,只身走麻城之佛院与周柳塘先生为侣。柳塘,友山兄,亦好学,虽居县城,去芝佛院三十里,不得频频接膝,然守院僧无念者以好学故,先期为柳塘礼请在焉,故余遂依念僧以居。日夕唯僧,安饱为僧,不觉遂二十年,全忘其地之为楚,身之为孤,人之为老,须尽白而发尽秃也。
     余虽天性喜寂静,爱书史,不乐与俗人接,然非僧辈服事唯谨,饮食以时,若子孙之于父祖然,亦未能遽尔忘情,一至于斯矣。
     余今年七十又五矣,旦暮且死,尚置身册籍之中,笔墨常润,砚时时湿,欲以何为耶?因与众僧留别,令其抄录数种圣贤书真足令人启发者,名曰《释子须知》,盖以报答大众二十余年殷情,非敢曰为僧说法也。(38)
     从中可以看出李贽受到佛教的影响,其中所表现出的对耿定理、周友山的友情,对无念等僧辈服侍自己的感激,都溢于言表,显示着李贽“不乐与俗人接”的另一方面。又有《读草庐朱文公赞》,见《续焚书》卷四,亦写于此时。草庐即吴澄(39),他的《朱熹赞》,收入李贽所编《言善篇》。本文是对吴澄《朱熹赞》一文的评论,标题可能是汪本钶编辑《续焚书》时加的。又有《书胡笳十八拍后(40)》,亦见《续焚书》卷四。收入《言善篇》元集。
     时思修、常顺、性近三上人由黄柏山往湖北广济、黄梅拜谒禅宗祖师塔。李贽写诗送行,有《送思修常顺性近三上人往广济、黄梅礼祖塔》(41)诗一首:
     先瞻四祖理袈裟, 则往黄梅路不遐。(42)
     祖师若道传衣了, 千万为伊讨佛牙。(43)
     思修,一作思中,即无穷上人。思修于去年十月偕马经纶自北通州来黄柏山访李贽。常顺,原龙湖芝佛院僧,无念高徒,此为黄柏山法眼寺僧。(《李温陵集》卷四《书常顺手卷呈顾冲庵》)性近,僧人,待考。
     马经纶亦有《思修上人往黄梅礼祖塔,恨不与偕》一首,诗中有“梦逐东风去,山花历乱开”句。同时,马经纶写信《与湖广冯佥宪》,又上《与当道书》,驳斥所谓“惑世”、“宣淫”谣言,为李贽辩护:
     顾卓吾儒老,其托迹禅林,殆若古人之逃于酒,隐于钓;其寄居麻城,亦若李太白之流寓山东,邵尧夫、司马君实之流寓洛阳。古人得遂其高于流寓,至令后人载之邑乘,以为地重;绘之图画,以为世荣。而卓吾不能安其身于麻城,闻檄被驱,狼狈以避。虽以黄堂四品大夫,大明律所谓以礼致仕与见任官同者,而地主独不相容。虽以七十五岁风烛残年,孔大圣人所谓老者安之,而顾毁其庐,逐其人,并撤其埋藏此一具老骨头之塔,忍令死无葬所而不顾,此岂古今之势异哉!缘麻城人以“异端惑世”目之,以“宣淫”诬之耳。夫使诚惑世而宣淫也,天道不容,国法不贷,即杀此七十五岁老翁以正一方之风化,此正豪杰非常作用,弟且为圣门护法庆矣,又何疑于驱逐乎。然而七十五岁老翁,旦暮且死,麻城人尚毫无怜老之心,攻之至再至三,曾不少置,此亦足以见些老之决不能惑世明矣。诚使足以惑世,而麻城之人果为其所惑也,不何至群起而攻之?夫麻城之人,未尝不知此老之不能惑世,未尝不知此老之不能宣淫,亦未尝不怜此老之衰老,即有言语小嫌,亦未尝不少忍,以待此老之死。然今日独恝然为此事者,其意不在此老也,昭昭著矣。彼盖借宣淫之名,以丑诋其一乡显贵之族,又借逐身毁寺之名,以实其宣淫之事。于是贿众狂吠,若以为公论公恶焉耳。此其机械深,而其用心亦太劳矣。(《马公文集》卷三、《李温陵外记》卷四)
     春暖雪融、草长莺飞,李贽、马经纶等策杖山径,与山民交游。
     马经纶有《同王济川饮黄柏山野人家》,(44)诗曰:
     逍遥竹径对东风,野叟殷勤色更融。
     暖气半含黄柏谷,春醪偏醉白头翁。
     鸟声长短调琴瑟,云影高低动草丛。
     杖履漫迷归去路,僧来扶我步琳宫。
     王津,字济川,商城人。嘉靖四十年(1561)举人。嘉庆《商城县志》卷之九《人物志》援引《光州志》称其:“性恬退,有操守。任上津令,抚爱百姓如慈母之哺婴儿。以抗直见忌,遂挂冠归。栖迟衡泌,寄情于诗酒。得异人传养生术,年愈九十飘然若神仙中人。”
     二月,李贽与马经纶等离别黄柏山同往通州。汪本钶《哭李卓吾先师告文》回忆说:“庚子冬,师又读《易》于黄柏山中,改正《易因》。……越春二月,师与马先生同至通州。”“通州之行,师(指无念)令高足常慵号化空者侍以往。”(陈石泓《黄柏无念有和尚塔铭》)
     对于马经纶不远三千里入黄柏山探访和邀往通州,李贽十分感激。在《送马诚所侍御北还》(45)诗中曰:
     访友三千里, 读书万仞山。
     风来知日暖, 雨过识春寒。
     剪烛前窗叟, 寄身萧寺间。
     今朝柱下史, 实度老瞿昙。
     行前与张陶亭等小酌话别,马经纶有《酬张陶亭》(46)诗一首记其事,述其景:
     黄柏多奇径,有泉清且沦。
     圣人浮紫气,同时一相亲。
     我来自燕市,君出商城滨。
     邂逅瞻眉宇,大雅绝埃尘。
     一啸一斗酒,长歌激苍旻。
     侠骨久当壮,为君颂先民。
     君逃深竹去,我亦旋车轮。
     山中佳景暮,林下柴扉新。
     由来忻御李,经过在三春。
     即将启程,遇雨。李贽有《楼头春雨》:(47)
     楼头一夜雨, 客叹主人夸。(48)
     何意中州彦(49), 能怜四海家(50)。
     白云封去路, 玄水荐新茶(51)。
     我自出门日, 知道有朝霞。
     同时马经纶亦有《楼头夜雨》诗,(52):
     春日御风冷,况兼暮雨零。
     楼居下仙侣,樽酒来客星。
     卧听水声急,坐观山色冥。
     征车看欲去,云窟起雷霆。
     下黄柏山北走90里到商城西南之汤坑(53),一名温泉,又遇连阴雨,与在此恭候的张陶亭等聚会,饮宴三日。李贽《温泉酬唱》小序载其事及随行者姓名:“春日,余同马诚所侍御北行,路出汤坑,商城张子直舜选,携其甥盛朝衮、其小友陈璧,俟我于此,连饮三日,然后复同往。从我者,麻城杨定见,新安汪本钶,并诸僧众十数人;从侍御者,僧通安与其徒孙则自京师。此可以见张与盛与陈之舅若甥与若小友之为人矣。因为《温泉酬唱》。”(54)诗曰:
     大都天下士(55), 已在此山中(56)。
     爱客能同调, 相随亦向东。
     洗心千涧水, 濯足温泉宫。(57)
     老矣无余弃, 愿师卫武公。(58)
     盛朝衮,明万历、天启间商城人,生平事迹待考。陈壁,万历三十一年(1603)举人。历任陕西澄城、南直高淳县(今属南京市)知县。光绪重刊《江宁府志》卷二十七《名宦》:“陈壁,字栗然,河南商城人。天启五年(1625)知高淳县,持正不阿,爱民如子,征输不挠,公庭阒寂,民有争讼,开诚谕之,莫不感服。”
     马经纶亦有《温泉酬唱》(59)一首:
     南来询泽国, 北去试汤泉。
     过雨山争翠, 引杯人欲仙。
     故交原迈古, 新契复通玄。
     高阁留连日, 浑忘是楚天。
     又有《汤泉》(60)五言绝句一首:
     乘兴马兰峪, 休沐火龙池。
     将此无垢心, 诚与冰霜知。
     三日后,李贽一行冒着绵绵春雨,乘筏顺灌河而北。李贽有《观涨》(61)一首:
     雨意独悠悠, 河头不断流(62)。
     三辰犹滞此(63), 几日到神州(64)?
     踟蹰横渡口(65), 彳亍上滩舟(66)。
     身世若斯耳(67), 老翁何所求?
     马经纶亦有《观涨》(68)诗: 
     楼头终日坐,白浪涌沙洲。
     恍觉临沧海,谁能辨马牛?
     主人频下榻,游子任虚舟。
     一共汤池饮,相忘客邸愁。
     还有《汤坑》(69)七言诗二首:
     一雨三朝犹未晴,游人酣饮滞归程。
     云开洞口天初霁,乘醉驱车水上行。
     其二
     乘醉驱车水上行,鸣春何处有鸧鹒。
     东风拂面吹人醒,笑谓临流可濯缨。
     一河春水涵着商城乡亲的深情载李贽一行之竹筏,乘风破浪,渐去渐远……春分时节李贽一行至息县渡淮舍筏登岸,三月初行抵黄河。四月间到达北京通州,寓居马经纶别业(70)。 
*   *    *
     为纪念我国杰出的民主思想先驱李贽,上世纪八十年代商城县政府在温泉湖畔建一重檐六角攒尖仿古亭,额曰:洗心亭。并请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文史馆员、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题写李贽《温泉酬唱》名句“洗心千涧水,濯足温泉宫。”镌石立碑,供游人凭吊。
     2005年5月,中国李贽研究会会长、《李贽全集注》主编张建业教授应商城县政府邀请来商城考察,笔者陪同此行,曾写小诗《泛舟温泉湖》一首,附录于此。
     泉湖泛舸景色新, 恍闻贽翁酬唱声。
     汤坑仍绿当年柳, 灌水波映洗心亭。
     数声牧笛《小放牛》, 两岸茶歌《新五更》。(71)
     如画湖山期妙笔, 风骚再续古今情。
     【简 注】
     (1)《明实录•神宗实录》卷三六九。
     (2)李贽《续焚书》卷二《老人行叙》、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闰集《卓吾先生李贽》。
     (3)李贽《焚书》卷二。
     (4)嘉靖《商城县志》卷之一《邦土志》。
     (5)耿定向(1524—1596),字在伦,号楚侗,又号天台。湖北黄安(今红安)人。嘉靖三十五年(1556)进士。历官御史、侍郞、户部尚书等职,是明代理学代表人物之一。著有《耿天台先生全集》、《耿天台文集》等。《明史》卷二二一有传。李贽在南京刑部任职时,与耿定向之弟耿定理结成莫逆之交。万历九年李贽从云南来到耿定理家中,读书著述,同时教授耿家子弟。万历十二年(1584),耿定理病逝,其兄耿定向虽与李贽有着深交,但由于他是理学的忠实信徒,与李贽的矛盾日益公开而尖锐。两人终于展开了一场大辩论,成为明代思想学术史上的一件要事。
     (6)杨定见,字凤里,湖北麻城人。李贽在龙潭湖居住时往来论道的学生之一,深得李贽赞赏。李贽在《三蠢记》中说:“能不恨我,又能亲我,独杨定见一人耳。”在《八物》中亦说:“......直至今日患难如一,利害如一,毁谤如一,然后知其终不肯畔我以去。”还有《喜杨凤里到摄山》诗曰:“十年相守似兄弟”。
     (7)、(38)李贽《续焚书》卷二。
     (8)康熙《商城县志》卷之六《仙释》,光绪《麻城县志》卷二十五《方伎》,《黄柏无念复问》卷下。
梅之焕(1575—1641),字彬父,号长公,别号信天居士,梅国祯三弟梅国森之子。万历三十二年(1604)进士,历官吏科给事中、山东学政、右佥都御史、甘肃巡抚。《明史》卷二四八有传。与李贽、无念禅师友善。协同伯父梅国祯捐资为无念在麻城鸡笼山建“湛寂庵”;又与学友捐资在商城黄柏山建“息影塔”瘗藏无念舍利,并撰《无念禅师塔记》。著有《中丞遗稿》八卷存世。
     (9)冯应京,字可大,安徽盱眙人。万历二十八年(1600)擢为湖广佥事,分巡武昌、汉阳、黄州三府。《明史》有传。
     (10)《明史》卷二三四《马经纶传》。
     (11)、(36)、(46)、(52)、(59)、(68)《马公文集》卷五。
     (12)“黄柏”二句: 指无念和李贽。
“十年”二句:无念于万历二十一年离龙湖入黄柏山结庐草创法眼寺,今李贽来黄柏山避难,前后八年。此言“十年”,举成数而言,非确指。
     (13)刘东星,字子明,号晋川,山西沁水人。隆庆二年(1568)进士,历任湖广左布政史、右佥都御史、保定巡抚、河漕总督,官至工部尚书。《明史》卷二二三有传。万历十九年,李贽游黄鹤楼受围逐,刘东星闻之,将李贽接进自己洪山官署保护。二十四年东星丁父忧家居邀李贽到山西上党家中相聚,二十八年春又接李贽到任所山东济宁漕署,探讨人生哲理,研读古代典籍,与李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4)逼除:时近除夕,即年底。旧俗于腊岁前一日击鼓驱疫,谓之逐傩、逐除。亦称傩、大傩。故后以年终之日为岁除。唐孟浩然《岁暮归南山》诗:“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诗中“相将结岁盟”句看,此诗写于腊月底。
     (15)、(41)、(45)、(47)、(54)、(61)李贽《续焚书》卷五。
     (16)直是陶渊明:直是,就像。陶渊明,即陶潜(365—427),字元亮,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人。曾为江州祭酒、彭泽(今江西湖口东)令等职。因不满当时政治黑暗和“不能为五斗米折腰”,而弃官归隐。以诗酒自娱,世称靖节先生。诗文辞赋质朴流畅,描写山川田园之秀美,而嫉世激昂之情,时而有之。后人辑有《陶渊明集》。《晋书》卷九四、《宋史》卷九三皆有传。
     (17)“渊明”二句:求为令,陶渊明在《归去来兮辞序》中曾说:“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但最终还是不仕而隐了。陶亭有宦情,指张陶亭入京师国子监读书,曾有高科登仕之念。但后来也不仕而隐,与陶渊明很相似。
     (18)“更有”二句:意为张陶亭与陶渊明更为相似的是对酒的嗜好。
     (19)“一千”二句:指陶渊明到李贽写此诗时空相隔约一千五百年。以陶渊明比拟,称赞张陶亭。宿星,即星宿。星相家指与人相应的星宿、星神。
     (20)俯视文与可:这句与下句以文与可、颜真卿比拟,称赞张陶亭。文与可:文同(1018—1079),字与可,自号笑笑先生,人称石室先生,梓州永泰(今四川盐亭东)人。皇佑进士,官至湖州知州,人称文湖州。北宋画家、诗人,尤擅墨竹,主张画竹必先“胸有成竹”。苏轼及后从学者很多,有“湖州竹派”之称。也作古木老槎,并写山水,精书法。诗文有《丹渊集》。《宋史》四四三有传。
     (21)颜真卿(709—784),字清臣,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开元进士。唐代大臣、书法家。任平原太守时,安禄山叛乱,联络从兄常山太守颜杲卿起兵抵抗。官至吏部尚书,封鲁郡公,世称“颜鲁公”。书法正楷端庄雄伟,气势开张;行书遒劲郁勃,变古创新,对后世影响很大,人称“颜体”。后人辑有《颜鲁公文集》。《旧唐书》卷一二八、《新唐书》卷一五三有传。
     (22)“袜材”二句:用文与可与苏轼画竹事比喻张陶亭。苏试《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载:文与可画竹,人多持缣素(白色细绢)求之。与可厌而投诸地,骂曰:“吾将以为袜。”时轼为徐州剌史,与可致信与轼曰:“近语士大夫:‘吾墨竹一派,近在彭城(即徐州),可往求之。’袜材当萃于子矣。”后因以“袜材”戏指用以画竹的缣素。袜材萃于是,指人们请求画竹的缣素都聚集在张陶亭之处,以示张陶亭画竹技艺之精。抱脚而长鸣,则是由“袜材”之多而引发的调侃。萃,聚集。
     (23)柴桑饶古调:陶渊明为浔阳柴桑人,此句代指其诗作。古调,古调诗。指汉魏以来形成的古体诗,与后起之近体律绝诗相对。
     (24)五男儿:《诗经•召南•何彼禯矣序》孔颖达疏引晋代皇甫谧云:“武王五男二女。”后用以表示子孙繁衍,有福气。
     (25)五柳生:五柳先生,陶渊明的别号。渊明曾作《五柳先生传》以自况,文中云:“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亦泛指志趣高尚的隐士。
     (26)黄山:指黄柏山。
     (27)蓬瀛:指蓬莱、瀛洲。都是神话传说中的海上神山名。
     (28)“我为”二句:意为我与你何以来到黄柏山?李贽说自己“何病来”?表现出对迫害者的愤激。胡,何故。
     (29)惭非白莲社:这是接上两句而言。意为我们的相聚不像结白莲社那样有所为而感到惭愧。白莲社:东晋慧远与慧永、刘遗民、雷次宗等于庐山东林寺结社,精修念佛三昧,誓愿往生西方净土,又掘池植白莲,故称“白莲社”。见晋代无名氏《莲社高贤传》。
     (30)苦寒行:乐府《清调曲》名。《文选•江淹〈望荆山〉诗》:“一闻《苦寒》奏,更使(艳歌)伤。”
     (31)“赠我”二句:此指张陶亭画竹赋诗相赠。七言古,即七言古体诗,有别于绝句、律诗,不讲求对仗、平仄格律,用韵比较自由。雪里青:竹有劲节,历寒不凋,故曰雪里青。
     (32)“古木”二句:《论语•子罕》:“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后世诗文常以岁寒比喻浊世或逆境中有如松柏翠竹保持节操或友谊的人。相将:相共,相谐。此二句字面写的是张陶亭岁暮上山探访并画竹写诗相赠,以古木、孤竹拟比彼此寒而弥坚的情谊。
     (33)张三并李四:借指张陶亭与李贽自己。
     (34)同声:声音相同。比喻心志相同。《 
     (35)“老病”二句:意为又老又病的我一得到张陶亭的怜爱与夸奖,自己的名声就会更加显耀。骥:千里马。附骥:附骥尾,蚊蝇附在马尾上,可以远行千里。比喻依附先辈或名人之后自己也成名。
     (37)耿定理(1534—1584),字子庸,号楚倥。湖北黄安(今红安)人。耿定向的仲弟。但对定向鼓吹儒家的论理道德有不同看法,而与李贽思想比较接近。《明史》卷二二一有传。定理病逝后,李贽作《哭耿子庸》诗四首以悼之。并撰《耿楚倥先生传》。
     (39)吴澄(1249—1333),字幼清,晚字伯清,抚州崇仁(今江西崇仁)人。元代学者。幼颖悟,既长,博通经传。南宋咸淳年间举进士不第,还居草屋,学者称草庐先生。元朝屡召为官,屡辞官归。四方士子向其问学者,常不下千数百人。卒谥文正。著有《易纂言》、《仪礼逸经传》、《礼记纂言》、《春秋纂言》、《吴文正公集》等。《元史》卷一七一有传。
     (40)胡笳十八拍:古乐府琴曲歌辞名。相传汉末蔡邕女蔡琰作,共十八章,一章为一拍。但今学者多认为是后人伪作。
     (42)“先瞻”二句:意为先瞻仰四祖寺,然后再住黄梅。四祖,即禅宗四祖道信(580—651),隋、唐僧人。弟子众多,传衣钵者为弘忍。他与弟子弘忍共创“东山法门”,对慧能禅的形成具有决定性意义。著有《菩萨戒法》、《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等。
     四祖寺在湖北黄梅县城西北十五公里的破额山上,始建于唐高祖武德年间。袈裟,佛教僧尼的法衣。理袈裟,整理袈裟,含温习佛法之意。
     (43)“祖师”二句:意为这次“礼祖塔”也要对佛法有所得。祖师,佛教创宗立派的高僧,此指四祖道信。传衣,谓传授师法或继承师业。此指传授佛法与弟子,即“传衣钵”。佛教禅宗自初祖达摩至五祖弘忍皆衣钵相传,作为传法的信证。六祖慧能以后不再以衣钵相传。伊,指佛祖。佛牙,亦称“佛牙舍利”。 讨佛牙,讨得佛法。相传释迦牟尼圆寂火化后,全身都变成细粒状舍利。但牙齿完整无损,佛教徒奉为珍宝,特予供奉。
     (44)《马公文集》卷六。
     (48)“楼头”二句:叹,叹息。“客叹”因雨而滞行。夸,夸奖。“主人夸”留客殷情之意。商城民谚曰:“下雨天留客”。
     (49)何意中州彦:中州,今河南一带,因地处九州之中,故又称中州。彦,才德杰出的人。这里指张陶亭、王济川等商城贤士。
     (50)能怜四海家:能以怜爱以四海为家之人(李贽自指)。四海家,到处为家,喻人居无定所。
     (51)玄水荐新茶:玄水,清清的雨水。荐,屡次,接连。荐新茶,一再滋润着新发的茶芽。
     (53)汤坑:一名温泉,商城名胜之一。嘉靖《商城县志》卷之一《邦土志》载:“温泉,在县南三十里,自石罅中流出,其色绿,其热如汤,人浴之可治疥瘌。”又载《河南通志》卷八《山川》。
     (55)大都:大概,大抵。
     (56)此山中:指商城黄柏山。
     (57)“洗心”二句:洗心,洗涤心胸,除去杂念,保持真心。千涧水,黄柏山山深林密,飞泉流瀑,久旱不涸。孟浩然诗曰:“迟尔长江暮,澄清一洗心。”温泉宫:指商城温泉池。
     (58)“老矣”二句:意为自己已经老了(李贽时年七十五),希望友朋“无谓我老耄而舍我”。这是用卫武公吁请朋友保持友情而自喻。
     卫武公,春秋初年卫国国君,姓姬名和。在位55年,能自责,百采众谏,常与下臣共勉。《国语•楚语上》载左史倚相语:“昔卫武公年数九十有五矣,犹箴儆于国,曰:‘自卿以下至师长士,苟在朝者,无谓我老耄而舍我,必恭恪于朝,朝夕以交戒我,闻一二之言,必诵志而纳之,以训导我。’”
     (60)、(69)《马公文集》卷七。
     (62)河头不断流:河头,指灌水(今名灌河)。嘉庆《商城县志》卷之一《地理志》:“黄柏山,灌水之所出也。《一统志》灌水自商城县流入固始县界,东北入史河。”
     (63)三辰犹滞此:三辰,指日、月、星。《左传•桓公二年》:“三辰旌旗,昭其明也。”杜预注:“三辰,日、月、星也。”这里代指时间,即在汤坑滞留三天。
     (64)几日到神州:神州,此指京都北京。《文选》左思《咏史诗》:“皓天舒白日,灵景耀神州。”吕向注:“神州,京都也。”李贽与马经纶等已作好北上通州的准备,但因连日阴雨,不能前行,故言“几日到神州”?
     (65)踟zhí蹰zhú:亦作“踯躅”,徘徊不前,来回走动。
     (66)彳chì亍chù:慢步而行,欲行又止貌。
     (67)若斯:如此。
     (70)别业:由产业、家业引申而来,古代专指本宅外另建的供游息的住宅。在现代汉语中,与“别墅”意义相通。
     (71)商城誉为歌舞之乡,有《小放牛》、《茶山五更》等等。今人以旧调填新词,谓之新民歌。(本文作者系中国李贽研究学会会员、商城县政协委员、台联理事 杨 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