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化渊源
李贽与商城

发表时间:2016-6-15 15:29:12

    李贽(1527—1602),字宏甫,号卓吾,别号温陵居士、龙湖叟等,福建泉州人。是我国明代中晚期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和史学家。他26岁考中举人,30岁开始做官,先后任过河南辉县教谕、南京国子监博士、北京国子监博士、礼部司务、南京刑部员外郎和郎中,51岁出任云南姚安知府。在知府任上,他关心民瘼,注重教化,“法令清简,不言而治”,受到僚属、士民的拥护。55岁毅然辞官,寓居湖北黄安、麻城,从事著作和讲学。李贽通过《焚书》、《续焚书》、《藏书》、《续藏书》、《李温陵集》等著作和对大量小说及戏曲的评点,猛烈抨击程朱理学,不“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冲击封建专制统治下禁锢人们思想的藩蓠;他追求思想自由,追求个性解放,以“穿衣吃饭,即是人伦物理”反对虚伪,反对道貌岸然的假道学。他一生频遭封建统治阶级的迫害,以至被明神宗朱翊钧以:“李贽敢倡乱道,惑世诬民”之罪下令逮捕。(1)“将头临白刃,一似斩春风。”在通州狱中,他以76岁的高龄夺刀自刎,以死警世。(2)四百年来,侠骨犹香,令世人崇敬。 
     1981年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和《人民日报》发表的《爱国主义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巨大精神力量》一文,把李贽列为中华民族杰出的历史人物之一;《红旗》杂志、中国历史博物馆联合编写的《中华英杰录》,李贽也被列为我国历史上83位英杰之一。这表明李贽在我国思想文化史上占有特殊地位。 
     顺治《商城县志》卷之八《寓贤》载:“李贽,号卓吾,福建温陵人。自建龙湖,与无念禅师为友,往来黄柏山中。及至商(城),绅士朝夕与言,殊问随答,常讲学花潭书院。”这段文字记载了李贽与无念为友,在麻城龙潭湖和商城黄柏山之间往来。李贽若到了商城县城则与崇拜者们朝夕相处,在花潭书院讲学论道的情景。世事沧桑,当年李贽在商城县城讲学的花潭书院早毁于明末兵燹,与之交往的“绅士”亦湮没无考,就连所遗花潭书院傍之池圹,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填土建成商场和民居了。由于明清统治者视李贽为“异端”,禁毁刊传其著述事迹,加之商城蕞尔小县,李贽在商城的行迹,史乘记载缺略,近年来一些专家对此虽有论及,亦有疏漏或不确之处。本文仅就李贽在商城的活动考而补之,并予简注,以备专家研究参考并请教正。
     一、李贽与商城人可称血缘乡亲
     李贽于明嘉靖六年(1527)出生福建泉州,泉州古称温陵,但他的祖根与多数闽人一样在河南光州固始。据张建业教授考证,李贽迁闽“一世祖林闾于元代末年挟资来泉州作生意,后落籍于泉州。”《清源林李宗谱》(光绪抄本残页)记载:“始祖讳闾,字君和,号睦斋公,原籍河南汝宁府光州固始县人。”1974年在李贽裔孙李爱好所居福建南安胭脂巷村发现一通《明故处士(李)章田暨配丁氏、媵张氏合墓志铭》载:“始祖君和公,元季入闽,居郡城(泉州),以林著姓。生二子,长景文公,次景顺公。景顺公于明永乐二十年(1422)籍南安邑,著姓曰李。”可见李贽的先世及其族人就有改姓之举,时有林李分派。李贽曾为泉州清源山麓迁闽始祖睦斋公墓撰书石联:“九世同坟,历代明禋光俎豆;一宗两姓,熙朝文物夸李林。”据《清源林李宗谱》卷四《恩纶志》载:“老长房李讳贽,原姓林,入泮学,册系林载贽,旋改李姓。”后因避明穆宗朱载垕讳,随叫李贽。李贽在《与焦弱候书》中谈到北宋郑一拂(郑侠)时说:“一拂与余,其先同为光州固始人氏,唐末随王审知入闽,遂为闽人,则余于先生为两地同乡。”。(3)商城县与固始县山水相连,宋至道三年(997)省入固始县为商城镇,自此固始县商城镇因延478年。明成化十一年(1475)析固始县西南乡复置商城县(4)至今。因此,商城人与李贽可称血缘乡亲。追溯其先祖林闾于元季迁徙闽南,200年后李贽避难商城黄柏山,踏歌汤泉池,商城人又以淳朴的乡情、亲情接待了这位杰出且落难的游子。
     二、研究李贽与商城离不开麻城,尤其是释无念和梅国祯
     嘉庆《商城县志》卷之一《地理志》援引《固始县志》:“灌水发源于商城大苏山,因产黄檗,一名黄檗山。高二十余里,上有田可耕,为商城西南巨峰。明僧无念创建法眼寺。距城一百四十里。”黄柏与黄檗,音义相同,后即从简书之。黄柏山,大别山主脊一脉,层峦叠嶂,千米以上高峰有九峰尖、大牛山、棋盘石、东峰尖等等,由西南蜿蜒东北,盘亘于豫鄂皖三省边界;灌河之源,《水经注》称之灌水者即此。
     黄柏山法眼寺有副楹联,“雾幛风光,烟火境邻湖北北;幢幡峻岭,云山静居汝南南”。黄柏山为豫鄂界山,因曰“湖北北”;商城明属汝宁府,治所汝南,故谓“汝南南”。这副楹联道出了黄柏山风光旖旎,地邻豫鄂的情状和地望。法眼寺开山祖师——无念禅师原为麻城龙潭湖芝佛院住持。万历九年(1581)李贽在云南辞官后,为摆脱封建势力的束缚与压迫,千里迢迢来到湖北黄安(今红安)天窝书院从事著述和讲学。不久就与标榜孔学正脉的道学官僚耿定向(5)(时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展开了论战。迫使李贽于万历十三年(1585)离黄安,徙麻城。先住维摩庵,后居龙潭湖芝佛院。“已,龙湖芝佛院僧无念名深有者,时时来问学。……遂至无念湖上,……净洁可居也”。(袁中道《代湖上疏》)李贽在《穷途说》中说:“住龙湖为龙湖长者,则深有僧(即无念禅师);近龙湖居而时时上龙湖作方外伴侣者,则杨定见(6)秀才;余赖二人,又得以不寂寞,虽不可以称相知,然不可以不称相爱矣。”(7)李贽与无念只是讲经参禅的朋友,不是反封建礼教反假道学的同志。约在万历十八年(1590)无念与李贽产生隔膜,无念经常游方不归。无念在《黄柏法眼寺记》中云:“然龙湖虽僻,卓吾先生乃宰官身,往来车辙日繁,僧之徒众无由自适,于是求居僻地,思入深山焉。”万历二十一年(1593)春夏间,无念入黄柏山结庐,创建法眼寺。(《黄柏山田粮定记碑》、袁宏道《黄柏创建法眼寺记》)法眼寺背依海拔1275.3米之黄柏山主峰东峰尖,群山环抱,溪流萦绕,古木梵宇错落其间。遥想当年黄柏山松涛阵阵,溪流潺潺;法眼寺钟鼓悠扬,法香远溢,香客游人络绎于途,宛如西天佛国。
     无念,法名深有,俗姓熊,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生于麻城县东山。幼失怙,十余岁削发为僧。遍参诸方,久之豁然大悟。始卓锡麻城龙潭湖芝佛院。万历九年得识李贽,执弟子礼。十六年李贽徙居芝佛院,朝夕问学,学道精进。常为李贽传送书札,因之结交焦竑、邹元标、陶望龄、袁宏道兄弟等当朝名流。二十一年(1593)入黄柏山创建法眼寺。二十八年(1600)李贽避难来黄柏山,无念不计前嫌,仍迎至法眼寺款待数月,并令高徒常庸服侍前往北通州,直至李贽“逮入司橐饘殓出表墓塔,庸实始终之。”(陈石泓《黄柏无念有和尚塔铭》)李贽去世多年后,无念致梅之焕信中还洋溢着对李贽的景仰之情:“李长者英敏过人,下笔无渗漏,识浪滔天。凡读其书信,无不受益。总是依通,不得圆通,皆执侠气不化,此乃真侠骨见解者所使的样子。”(麻城《梅氏族谱》卷三十三《中丞公遗稿》)无念原不识字,自参禅悟道后,“偈颂书札,口占如流”,著有《醒昏录》、《黄柏无念复问》刊行。天启七年(1627)圆寂,入《传灯录》,方外友梅之焕等为其在黄柏山建息影塔瘗藏舍利。(8)
     李贽流寓麻城16年,他弃官、弃家、弃发、非孔孟之道,批封建礼教,与女弟子书信论学,被视为“异端”;尤以“与耿天台(定向)往复书,累累万言,胥天下之伪学者,莫不胆张心动,恶其害己,于是咸以为妖为幻,噪而逐之。”(钱谦益《卓吾先生李贽》)李贽的这些惊世骇俗之举,引起了封建官僚和理学家们的极大恐慌,而且用手中的权势对李贽进行了种种迫害。万历二十八年(1600)秋,麻城封建卫道士们造出“异端惑世”、“僧尼宣淫”等谣言,再一次迫害李贽并诬梅国桢家声。湖广按察司佥事冯应京(9) “以幻语闻”,“毁龙湖寺,置诸从游者法”,(沈鈇《李卓吾传》)“逐其人,并撤其埋藏此一具老骨头之塔”。(马经伦《与当道书》)学友杨定见为李贽先行藏匿,然后避入商城县之黄柏山中。
     梅国祯(1542-1605),字客生(又作克生),号衡湘,湖北麻城人。万历十一年(1583)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总督宣府、大同、山西军务。在镇三年,平定西北叛乱。卒赠右都御史。著有《西征草》、《西征集》、《梅国祯集》。《明史》卷二三八有传。为李贽好友,曾撰《书卓吾和尚塔》、《答李卓吾书》、《黄柏纪略》并为《藏书》、《孙子参同》作序。李贽有《与梅衡湘》、《复梅客生》等书札,为《西征奏议》写跋,还有《偈二首答梅中丞》、《晓行逢征东将士却寄梅中丞》、《度桑间》等诗。国祯三女澹然以孀为尼,二女善因早寡信佛,皆师事李贽,书信问答。麻城地方官吏与流氓联手诬言借以逐李贽,诋毁梅家。
     三、李贽在商城的交游及所撰诗文
     初冬,老友僧无念迎李贽、杨定见至法眼寺暂住。陈石泓《黄柏无念有和尚塔铭》记其事:“卓吾先生果去龙湖,师(指无念)迎至黄柏,相聚数月。适马侍御至,始有通州之行。”时马经纶自北通州来楚向李贽问《易》,抵麻城,恰逢李贽遇难避居黄柏山,遂访之法眼寺。马经纶《与李麟野掌科转上萧司寇》“不佞冒雪三千里访之黄柏山中”。在山中他与李贽一起研习《周易》“辩惑解缚,闻所未闻,四十日间,受益无量。”(10)在山中,马经纶还有《初会卓吾先生》(11)诗:
     黄柏仙人去, 卓吾老子来。
     十年两奇士, 向此山之隈。(12)
     方隅讵能限, 山灵自招徕。
     我闻黄柏名, 未拔丹炉灰。
     我见卓吾面, 钟情怜我才。
     饮我琥珀酒, 酌以琉璃杯。
     连饮双玉壶, 好颜尽觉开。
     愧我尘俗者, 高贤相徘徊。
     安得双黄鹄, 翱翔飞蓬莱。
     马经纶(1562—1605),字主一,号诚所,祖籍凤阳霍邱,始祖宿,世官通州卫千户,故落籍顺天通州(今北京通县)人。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由知县入为御史。万历二十三年值兵部考选军务,神宗寻端罪南北言官,斥逐言官三十余人,马经纶“愤甚”,上疏抗旨,被削职为民。可见他敢于直言进谏,打抱不平的为人和品德。李贽好友。殁后,门人私谥闻道先生。著有《马公文集》。《明史》卷二三四有传。“侍御”是明代对御史的习惯称呼。
     斯时,李贽学生汪本钶亦来黄柏山中。(汪本钶《哭李卓吾先师告文》)
     汪本钶,字鼎甫,安徽新安人。他万历二十二年到龙湖拜李贽为师后,一直随侍李贽,到北京、南京、黄柏山、通州,直至李贽自决的前两天,才因故回乡。李贽殁后,他又搜集李贽遗文,辩别真伪,编纂刻印了《续焚书》、《说书》、《言善篇》等,为保存李贽的著作作出了贡献。他在《续刻李氏书序》中说:“钶从先生游九年所,朝夕左右未尝须臾离也。称事先生之久者无如钶,宜知先生之真者亦无如钶。”
     冬日,李贽在法眼寺写就《圣教小引》、《道教钞小引》,两文当是刘东星(13)《序言善篇》中所说的“见其《小引》三首”中的两首。
     岁暮除夕,商城张陶亭不畏风雪交加,山路崎岖上黄柏山拜访李贽,并画竹作诗以赠,其画其诗惜已无从查考。李贽即兴赋《张陶亭逼除(14)上山既还,写竹赠诗,故以酬之》(15)一首:
     我闻张陶亭,直似陶渊明(16)。
     渊明求为令,陶亭有宦情。(17)
     更有相似处,不醉吟不成。(18)
     一千五百年,相看两宿星。(19)
     俯视文与可(20),仰接颜真卿(21)。
     袜才萃于是,抱脚而长鸣。(22)
     柴桑饶古调(23),多艺羡陶亭。
     定有五男儿(24),贤于五柳生(25)。
     岁晚登黄山(26),言此是蓬瀛(27。
     我为何病来,君胡自商城?(28)
     惭非白莲社(29),误作《苦寒行》(30)。
     赠我七言古,写君雪里青。(31)
     古木倚孤竹,相将结岁盟。(32)
     张三并李四(33),既幸得同声(34)。
     老病一相怜,遂得附骥名。(35)
     张舜选,号陶亭,商城县人。万历选贡,隐居不仕。经史博通,学术渊邃,寄情松竹,游心诗赋。著有《四柏亭集》、《懒夫慵语集》、《燕子楼诗百篇》。与李卓吾、黄竹窗为友。(顺治《商城县志》卷八《隐逸》、又载《光州志》)
     马经纶亦有《张陶亭见过》,(36)诗曰:
     幽人耽野趣,黄柏寄高居。
     酣饮山隈久,长吟竹雨余。
     三千轻帝里,九万徙鲲鱼。
     秦楚探奇客,操觚赋子虚。
同后《酬张陶亭》诗中“黄柏多奇径,有泉清且沦……我来自燕市,君出商城滨”句,都可旁证李贽避难黄柏山并与张陶亭诗画酬答。
     万历二十九年(1601)春正月,李贽在山中写《释子须知序》,编成《言善篇》一书,四集凡六百篇。并将篇目及小引三首寄给河漕总督刘东星,请他为该书作序。是书始编于年前秋冬之际,书中收辑了儒、释、道三家“堪以劝戒”的一些诗文,故又名《卓吾老子三教妙述》,简称《三教妙述》。据刘东星《序言善篇》,因是“卓吾老子取其将死而言善也”之意,故取名《言善篇》。李贽在《释子须知序》中说明了选编这部分释家诗偈的动机与目的:
     余自出滇,即取道适楚,以楚之黄安有耿楚倥(37)、周友山二君聪明好学,可藉以夹持也。未逾三年而楚倥先生没,友山亦宦游中外去。余怅然无以为计,乃令人护送家眷回籍,散遣僮仆依亲,只身走麻城之佛院与周柳塘先生为侣。柳塘,友山兄,亦好学,虽居县城,去芝佛院三十里,不得频频接膝,然守院僧无念者以好学故,先期为柳塘礼请在焉,故余遂依念僧以居。日夕唯僧,安饱为僧,不觉遂二十年,全忘其地之为楚,身之为孤,人之为老,须尽白而发尽秃也。
     余虽天性喜寂静,爱书史,不乐与俗人接,然非僧辈服事唯谨,饮食以时,若子孙之于父祖然,亦未能遽尔忘情,一至于斯矣。
     余今年七十又五矣,旦暮且死,尚置身册籍之中,笔墨常润,砚时时湿,欲以何为耶?因与众僧留别,令其抄录数种圣贤书真足令人启发者,名曰《释子须知》,盖以报答大众二十余年殷情,非敢曰为僧说法也。(38)
     从中可以看出李贽受到佛教的影响,其中所表现出的对耿定理、周友山的友情,对无念等僧辈服侍自己的感激,都溢于言表,显示着李贽“不乐与俗人接”的另一方面。又有《读草庐朱文公赞》,见《续焚书》卷四,亦写于此时。草庐即吴澄(39),他的《朱熹赞》,收入李贽所编《言善篇》。本文是对吴澄《朱熹赞》一文的评论,标题可能是汪本钶编辑《续焚书》时加的。又有《书胡笳十八拍后(40)》,亦见《续焚书》卷四。收入《言善篇》元集。
     时思修、常顺、性近三上人由黄柏山往湖北广济、黄梅拜谒禅宗祖师塔。李贽写诗送行,有《送思修常顺性近三上人往广济、黄梅礼祖塔》(41)诗一首:
     先瞻四祖理袈裟, 则往黄梅路不遐。(42)
     祖师若道传衣了, 千万为伊讨佛牙。(43)
     思修,一作思中,即无穷上人。思修于去年十月偕马经纶自北通州来黄柏山访李贽。常顺,原龙湖芝佛院僧,无念高徒,此为黄柏山法眼寺僧。(《李温陵集》卷四《书常顺手卷呈顾冲庵》)性近,僧人,待考。
     马经纶亦有《思修上人往黄梅礼祖塔,恨不与偕》一首,诗中有“梦逐东风去,山花历乱开”句。同时,马经纶写信《与湖广冯佥宪》,又上《与当道书》,驳斥所谓“惑世”、“宣淫”谣言,为李贽辩护:
     顾卓吾儒老,其托迹禅林,殆若古人之逃于酒,隐于钓;其寄居麻城,亦若李太白之流寓山东,邵尧夫、司马君实之流寓洛阳。古人得遂其高于流寓,至令后人载之邑乘,以为地重;绘之图画,以为世荣。而卓吾不能安其身于麻城,闻檄被驱,狼狈以避。虽以黄堂四品大夫,大明律所谓以礼致仕与见任官同者,而地主独不相容。虽以七十五岁风烛残年,孔大圣人所谓老者安之,而顾毁其庐,逐其人,并撤其埋藏此一具老骨头之塔,忍令死无葬所而不顾,此岂古今之势异哉!缘麻城人以“异端惑世”目之,以“宣淫”诬之耳。夫使诚惑世而宣淫也,天道不容,国法不贷,即杀此七十五岁老翁以正一方之风化,此正豪杰非常作用,弟且为圣门护法庆矣,又何疑于驱逐乎。然而七十五岁老翁,旦暮且死,麻城人尚毫无怜老之心,攻之